产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 d88尊龙手机版推选AG发财网 > 中医相关概念的科学表达(万字长文)

中医相关概念的科学表达(万字长文)

时间:2022-05-25 15:4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html模版中医相关概念的科学表达(万字长文)

阅读纲要

一? 思想准备

1首先要摆脱两个窠臼

(1)首先,接受典籍的不完美,摆脱教条主义,学会纠偏

(2)其次,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摆脱迷之自信,学会使用数理工具

2摆脱巫术体系的干扰

二? 中医概念新解

1.要旨

2.阴阳及八纲辩证的科学表达

3.切脉的科学模型的建立

以下为正文:

一? 思想准备

涉及到专业性很强的数理模型了,笔者也发现自己画在纸上的数理模型开始变得晦涩难懂。为了让读者更好理解,也为了避免与某些杠精(不论中医黑还是中医粉群体内都有这种人存在)进行无休止的、无意义的疲劳争论,在数理模型搭建完成后,在前面补充两个最明显的思维误区。

所以,本文也就称得上很冗长了,但尽力做了保证“干货满满”的努力。

先请谅解。

1首先要摆脱两个窠臼

要解说包括中医在内的很多传统文化,首先要做的就是排除我们现在已知的信息的干扰。但细分起来,却应当分作典籍信息与个人的知识体系两种。

这两个“已知信息”如同陷阱,是学术研究中的“绊马索”,严重影响着我们探求真知的脚步??既会让我们止步不前,也会把我们引入错误的方向。

陷入了窠臼里面,我们就成了待舂的米,做不成学术自由人了,科学与现实早晚会让我们走向失败,然后在胜利者面前无地自容。

先简要总结如下

(1)接受典籍的不完美,摆脱教条主义,附带揭示现实情况:人工纠偏机制失效兼屋破而人不固穷。

(2)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摆脱迷之自信,附带强调数理工具的重要性。

详解如下:

(1)首先,接受典籍的不完美,摆脱教条主义,学会纠偏

要知道,典籍虽然有其权威性,但也有其局限性,疏漏难免。更何况,在古代恶劣的学术传承环境中,儒学学术上的解读差异往往错得反反复复,更不要说医学这种更为复杂+更少资源支撑的学科了。所以,多翻基本中医典籍,就会发现各个派别之间往往相互矛盾,个别派别自身也前后矛盾。

对于一切典籍,我们都应客观看待??《史记》尚且有诸多谬误,更何况是科学方面的典籍了。所以再次劝告中医的“原教旨主义粉”,一个在现实中屡屡碰壁的学术方向(这里指中医的现实情况),绝不是“万应医学”,也不该是万应医学。而中医典籍的解释曾经犀利过,但不是在今天,也不可能在当下。

更为可能的是,现在的中医们在反反复复地犯当年先辈们犯过的错,而且错得理直气壮、不知悔改。

为何错得反反复复呢?因为典籍本身就有偏差,而更重要的是??纠偏机制失效,能够在实际从业应用中纠正这些偏差的信息的载体只能是业务精湛的从业者,这些业务精湛的从业者现在也是凤毛麟角了,而且在科学认知上也存在很大的意识鸿沟……

笔者认为,这都是血的教训,寻找办法避免这种反反复复的错误,是走向星辰大海的逻辑前提。否则,不知道在什么节点就出现了系统性衰退的魔咒。(很沉痛地告知西方的脑残粉们一个消息:欧美正在遭受这个魔咒的困扰,且看不到解脱的希望?,他们的社会系统传承出了问题,猜猜看是在下面这个模型中的什么方面出了问题呢?)

我们试着从信息传承(也就是教育活动)的一般模型来试着分析其原因。

在熟知这个模型之后,我们可以结合生活中的实际体验或者观察就能发现:与名利密切关联的交流机制在其中起到更加关键的作用。第一是能够有效激活资料,第二是能够有效激活从业者的主观能动性。交流机制也是学术的社会组织力的机要所在。

一旦交流机制失效,必然发生的就是“君子固穷”(此处会意指身处穷困而坚持原则做学术的可敬行为)的人是少数,毕竟大家都要讨生活,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抛家舍业呕心沥血做学术。这也同时代表着行业失去了公允的标准,走向捞钱为上,一个学科基本上也就走向了“群魔乱舞”的虚假繁荣,继而在苟延残喘中走向死亡。还可能出现更可怕的情况,就是从业者的心长歪了,为谋求私利而走向神秘主义(这一点佛教如此,儒教如此,道教如此,其他国外诸教在笔者眼中亦皆如此,都是从学术出发而走向神秘主义,当然这是历史的无奈,不能苛责),最终污染整个信息体系并谋求野蛮扩展。

很遗憾,笔者虽然崇敬中医的核心逻辑,但中医学现如今的状况就是“群魔乱舞”的虚假繁荣+“神秘主义”的初级阶段。

负责任地讲,中医的公允的交流机制,在一百余年前就已经死去了。在这里,简单说一下两个历史公案来证明“中医学术体系的崩塌”:

“教育系统漏列中医案”

1912年,北洋政府以中西医“致难兼采”为由,在新颁布的学制及各类学校条例中,只提倡医学专门学校(西医)而没有涉及中医,完全把中医药排除在医学教育系统之外,史称“教育系统漏列中医案”。

“废止中医案”

1929年2月23日,国民政府中央卫生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召开。与会的有委员会延聘的委员,包括各市卫生局长、各省的医院院长、各医学院院长以及各地西医界人士共120人。在三天的会议期间,通过了由西医余岩等提出的《废止旧医以扫除医药卫生之障碍案》,另拟《请明令废止旧医学校案》呈教育部。这就是轰动一时的“废止中医案”。

至新中国成立前夕,散居各地的约50万中医,绝大部分已无法继续开业,全国没有一所公立中医院校,中医研究停滞不前,中医书籍出版维艰,中药生产日益萎缩,中医药店也纷纷倒闭。

我们事后分析,可以认定:不过是一群买办,头头娱乐网站,为了自己卖西药赚钱(有心的可以参照史实:宋子文为保住盘尼西林,也就是青霉素进口的高额利润而禁止国产立项,此可为铁证)而搞死了自己揩不到油水的中医药罢了。民国啊,呵呵……民国政府就什么都没干对过,老做带路党,老是自毁城墙。

综合以上所说:典籍局限性+纠偏机制+系统崩溃后群魔乱舞+走向神秘主义初级阶段的相关事实,笔者认为当下的中医的学科建设,实际上是一个“群魔乱舞”+“神秘主义”初级阶段的破屋子,真不是一个智力优胜者的求知圣殿,而是一个普通人的培训站。这一点,在大学相应学科的录取分数中,可以得到验证??人民群众已经用脚做出了判断:当前谁占据绝对优势。

如果有中医或者西医从业人员参与讨论,也请在这个基础上进行讨论,不要试图将笔者拉入自己的学术语境中一边当选手一边当裁判。同时欢迎质疑与探讨,毕竟“理无专在”,但请注意使用科学语言。如果笔者的所述被某位大佬用科学语言打败,亦心无怨怼,内心只会充满对大佬不吝赐教的感激。

唯一万幸的是:中医的核心逻辑还算完整,在务实方面暂时落后,当数理工具补全之后当会发生飞跃式的超越。

(2)其次,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摆脱迷之自信,学会使用数理工具

我们自身的知识体系是很有问题的,这一点,虽然很多人不想承认,但确实实实在在存在的事实。??只要通过反证法就可以很快证明:如果我们大多数人的知识体系没有问题,那么就不该有解决不了的难题,而事实是解决不了的难题大量存在,所以我们的知识体系当然有问题。

问题在哪里呢?在于时代局限性,在于人云亦云,在于流俗而不追求科学。除非社会极大发展、科学极大发展,否则这个问题是解决不了的。我们可以先通过比较浅显的语言层面来理解这个问题。

在中国语言中,有一个流俗的倾向。比如“人定胜天”,比较清晰的表述是在明?冯梦龙的小说《东周列国志》第二回中:

召虎私谓伯阳父曰:“前童谣之语,吾曾说过恐有弓矢之变。今王亲见厉鬼操朱弓赤矢射之,以致病笃。其兆已应,王必不起。”伯阳父曰:“吾夜观乾象,妖星隐伏于紫微之垣,国家更有他变,王身未足以当之。”尹吉甫曰:“‘天定胜人,人定亦胜天。’诸君但言天道而废人事,置三公六卿于何地乎?”言罢各散。

在这个语境下,尹吉甫所说这一句的意思,转译成为现代文,很明显应该是这样的:天时比人的努力更有威力(比如抗旱敌不过天降甘霖),但在很多时候人不慌乱而寻求解决之道也能胜过不利的天时(但科学抗旱还真的就能五谷丰登)。你们这些人只知道说天时,而忘记了人类的主观能动性,当朝堂上的衮衮诸公是吃干饭的吗?

会其意,人定胜天的意思也就是: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相信组织的力量,比封建迷信和等靠要靠谱,也可以扭转、打破不利的局面。

不知其深意者,往往走向中二:我是一定会战胜老天爷的……云云。可惜,天不是他所认为的那个天,而是自然力;定也不是他认为的那个定,而是镇定、安定。

最常用的两个字天与定,很多人在生活中都无法在典故中知晓其准确涵义,但一些中医黑们却“望文生义”,觉得自己读懂了中医典籍……

据此一例,说明一个道理:“通过流行元素去了解中国古代事物是不靠谱的,也是不科学的,尤其信息源头很可能是一知半解的小说家的时候”(绝大多数的阴阳观,还真就是停留在小说家言层面上);同时也做一个范例,以方便读者理解后文中的概念转化,而不再给出详细的论证过程。同时,也是对上篇文中“语言障碍”部分的补充。

这其实暴露了现代人的一个普遍的“傲慢心态”与“迷之自信”(诸多的穿越小说,完美地证明了这种“傲慢心态”是多么的普遍,否定穿越小说只需要一个简单逻辑:一个人能不能回到过去看到自己父母敦伦而后生下自己,美国的一个小说家有更精彩的模型,直指人的存在性)。不是喝过汽水、坐过高铁或者飞机就是一个现代人了,然后就可以笑傲古人了。不学习的人永远都跟不上节奏,不论出身在哪个时代,这是铁律,八千年后依然有效。

推而广之,即使读过了大学甚至获得了博士文凭(比如某个试图给相声写公式的博士,就成了笑话,比起他蹩脚的相声来,他的相声公式更加的好笑,因为实在是错太多了,建模完全是在瞎胡搞),古人所做的很多事情你面对的时候还是束手无策。??这一点,逛过省级及以上博物馆的人都该有所体会。

写到这里,相信大家也就知道了这个窠臼的本来面目:狂妄自大。这也是为什么选“人定胜天”这个词来做说明的初衷所在。

这个毛病,是中医黑们常常犯的,也是一些“人形U盘”性质的中医狂热粉们常常犯的(典型的表现是按照书上的方法治病,但病人往往不按照书上的方法生病,两者的关系他们分不清,他们其实不懂辨证,只是在背书)。

将这个窠臼点出来,并加以剖析,目的是为后续的讨论做铺垫,作为一个基石,也免得有个别人“片面地用古人的话逼今人闭嘴”。相信我,久经论战的在下,深受这种阴招荼毒。

所以,在这里定两个规则:

①在后文中尝试用科学语言对古人提出的医学概念进行数理模型的转化,其真伪有且只有由数学来验证,而非任何人的主观好恶,反对者请用数理模型来证伪。

②不论是古汉语还是现代汉语,都是用来说理的工具,请好好使用工具在当前话语情境中说理会意,避免串场(不要曲解、断章取义地引用资料)。

反之,在听别人说好说坏的,也当反思自己是不是缺乏自信,别人说什么自己就信了。这一点,在争论中,在一些数据、案例的引用中尤其突出。没有一手资料,没有数理工具,甚至都很少用论文来说话,只有一个似是而非的结论,算得上什么呢?不过是一群孩子在吵架站队罢了,或者是有口无心地“念经文”,比当下这个时代的出家人都不如了。

2摆脱巫术体系的干扰

就我们现在所接触的很多所谓的“知识”,只是一种说法,毫无实践价值,而更近似于“巫术体系”在当代的残留与回响。

虽然貌似现在已经是一个科学的时代了,但实际上仅仅是科学最有力量的时代(科学甚至在很多国度都无法占据到统治地位,而只是一个能下金蛋的老母鸡)。不管愿不愿意承认,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科技时代”里,依然有大量的“巫术残留”,即使在科研体系内部也还是有的(当然,相对要少得多,可绝对数量也很可观)。

而在绝大多数人的脑海中还残留着大量的“巫术体系”的残留与回响。在生活中,几乎人人都深受其害。最典型的就是长辈们的训导“只要你做到如何如何,就能幸福”,在这些充满自信的“断语”,如果是没有经过细致的调查研究就说出口的话,往往都是一句废话。

实际的情况远远比他们所宣称的复杂得多,即使我们完成了相应的目标,还是要应对其他人的竞争,上位了还是要面对复杂情况的突袭,哪里能有那么简单呢?最终,我们会发现不过是一场梦,那些行为也是一场浩大的献祭??献祭青春,祈求获得幸福。所谓的成功学家们,最擅长的就是这一套。套话连篇,毫无实际意义的十几万字,五十块一本的书卖得飞起。可如果大家按笔者指出的方向想一想,可能就会更冷静一点:“五十块,连一次重感冒都治不好,能治好穷病吗?”

那么,我们如何辨别生活中的“巫术体系”残留呢?

对于巫术的原始形态,我们这里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数理逻辑模型。

这个数理模型中,处处是槽点,但不妨碍很多人选择去相信,而且不乏一些高端人才。

比如:就中国而言,有个别干部迷信风水、迁坟改运等,就是在践行这种“巫术体系”,是一种不信科学努力而开历史倒车寄希望于神秘主义赐予外挂的行为。比封建时代背景下小说家冯梦龙所描述的人物都不如,还真是让人失望,活该遭受党纪国法的制裁。

外国就更不用提了(巫术杀人事件在欧美国家都层出不穷,有心的可以去搜罗相应案例),负责任地说,在这方面TG还真是做得最好的。毕竟,TG是唯一一个在义务教育阶段教孩子们如何革命、如何推翻不义暴政的执政党了,对科学的执念天下无双。

而在逻辑上深挖才能醒悟的巫术,就比较难识别了,因为与上面的逻辑简图并不一致。那么,我们可以根据上个模型中违背“能量守恒定律”的特点来提出另外一个模型。

当一个人身处于这种情况下,还盲目地对目标孜孜以求,高喊着“必胜”之类的口号,就是在施行巫术。因为他想用意志力来扭转客观世界的冰冷规则,不是巫术又是什么呢?这一点,在很多初入创业圈的年轻人身上,太容易出现了。当然,最普遍、最明显的还是中二病时期的孩子们。(另,很多严重依赖奥援的团队中,即使将小于号变成等于号甚至大于号,依然会走向巫术。比如香港电影中的涉黑组织。所以,打铁还需自身硬。)

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就在身边人,甚至就在我们自己身上,包括作者自己也有这种坏毛病的。比如,人人都觉得现在应该做基础理论的创新了,却一直在呼吁新的基础理论,偏偏没有人去做,岂不也是巫术呢?开始尝试,总有进展,哪怕是错的呢也可以让后人引以为戒,老抱着膀子喊算什么呢?

同时也要承认,想要排除这些干扰,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不止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而且要做好时时推翻已有观念,而后重新将三观塑造的准备。如此反反复复,数以十年计,或可有所得。这个痛苦的代价,不是每个人都愿意付出,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付得起。所以,在笔者可以预见的时代里,这种“巫术”思维还会在人群中大行其道。(这里没有苛责的意思,只是对于“明白人永远太少,而很多事物又决策链天然过短没有留下智慧咨询的空间”这种客观现状的无奈表达。终究还是因为地球太小,人类现在只能在“人玩人”中内耗。其中在这方面走得最远的,就是脚盆,那玩人的套路真是千变万化。不过,他们也就只剩下玩人了。)

但是无论这个过程有多难,想要说明中医的很多概念,也必须从“巫术体系”中脱离开来。而且,要需要很多人来一起做这个事情,形成集体的力量。在这个有望形成的集体面前,笔者充其量是一个“乱扔砖头的小顽童”罢了。

毕竟,中医的奠基人卢医秦越人(卢医是号,他更为人所知的名字是扁鹊)早在秦始皇他老奶奶还没出生的时候就说过:信巫术不信医学的,别来找老子看病。(见史记中扁鹊仓公列传中的“六不治”原则。)

二? 中医概念新解

前面论证了那么多,相信大家已经有了一个心理准备,那么接下来让我们进入一个极度烧脑的世界。

1.要旨

中医概念中的“阴阳”“气”“神”“魂”等,都不应当视为是“物质性”描述,而应将其称之为“数理性概括”,只是古人缺乏“探测手段”(指医学上声光电等探测手段,西医之崛起自显微镜发明起始),也就更谈不上“数据统筹”(指医学上在人体基本数据上的从细胞开始的数据积累,形成系统性,而后将人体黑箱子变灰、变白的过程),而只能通过一系列的表征数据(在体温计都没有的年代,表征数据之模糊也会是一个可怕的程度)来做测算。

如果一个中医的研究者,只停留在文字的表面,而对文字背后所隐藏的那些古人“所见”“所想”没有探寻的欲望,就是极度不负责任的。虽然古人的数据掌握是有限的,但古人不傻,追求真理的心思跟我们很多人如出一辙,只是最终成文的表达迥异而已。

在这个问题上,可以结合下面两则史料来加深理解。

《后汉书?郭玉传》:“医之为言,意也。腠理至微,随气用巧。”

宋代祝穆编《古今事文类聚》前集:“唐许胤宗善医。或劝其著书,答曰:‘医言意也。思虑精则得之,吾意所解,口不能宣也。’”

当缺乏数理工具的时候,即使你做到了,也无法告诉别人你如何做到的。也就是只能展示结果,而无法详细描述变化过程。这一点,在很多没有受过系统教育的大匠身上尤其普遍。(笔者知道一个能手工车床做出“光学绝对平面”级构件的大匠,他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出来的,只告诉你一个字“练”。)

2.阴阳及八纲辩证的科学表达

中医中的阴阳,与鬼神无关,而应先追其文字本意,而后再代入到学术语境当中。

阳:山南水北谓之阳。这是因为我们在北半球,仔细观察过山水的人,都应该知道一个浅显的道理:在白天里看山看水,看山的向阳面(山南)更清楚,看水的北面看得更深(因为照射角与河的南岸遮光的原因)。

会其意:表征量(可见量)。

阴:山北水南谓之阴。则与阳的道理相反,这里就不?嗦了,直接会其意:隐藏量(不可见量)。

那么,阴阳在朴素辩证法的逻辑中,就成为了一个物质的信息的两种状态,是一体两面,依附于物质而存在的数理工具,而非简单地用当今的“物质”“元素”等概念强行带入。舍此之外的各种解读,都应当被视为“施巫术的混人”的骚操作。

将表征量与隐藏量的概念代入到医疗实践当中去,面对动态的人体,再一次发生了转义。阳:表征量、能量的正常输出状态。

阴:隐藏量、人体器官的正常运转状态。

图形表达如下:

那么,中医的阴阳思路就很明显了:将人体类比成一座房子,只要自身是稳固而无缺憾的,而又能抵抗住一般外部环境的侵袭,出了问题维修又及时到位,那么在不出意外的情况下是能够正常使用至设计年限期满,并有所超出的。

道理就是这么朴素,而不是某些别有用心的家伙所宣称的那么神秘莫测。大道至简,此之谓也。

于是在中医语境下的一个理想人体模型就出现了:正常的表征量(也就是看上去健康)+正常的隐藏量(也就是没有潜在患病隐患)=标准健康人体模型

而在典籍《黄帝内经》中,就有这个“标准健康人体模型”的精彩描述。其精彩程度,在于:在条件极为有限的情况下,搭建出了比现代科学还要完整而逻辑合理的理论模型。有兴趣的,可以自行依据我们上文中的思路去实际阅读《黄帝内经》,必有所得。

在阴阳的基础上,表、里、寒、热、虚、实,其中表证、热证、实证隶属于阳证范畴。里证、寒证、虚证统属于阴证范畴。则分别对应如下三对病症。

表证:因肌肤与外界信息的交换不当(如中暑、着凉、牛皮癣等)而产生的疾病,以及系统性差错导致的肌肤状态不正常(比如不出汗、出虚汗、皮肤红、皮肤苍白等虚实症状)。

里证:在内脏、血液、骨髓等部位的病变,原因多种多样,可以由表证引起,也可以引法表证。

在表与里的辩证中,就可以抓主要矛盾,从而搞清楚治病的原因以及疾病的发展程度。尤其有趣的适合,还有半表半里的症候,笔者将之称为“系统协调性偏差”。事实证明,西医对这种“系统协调性偏差”导致的病变,是完全束手无策的。

寒:也就是着凉导致的疾病,或机体功能衰弱导致体温明显偏低兼肢体无力的症状。

热:也就是受热导致的疾病,或机体功能亢进导致体温明显偏高兼透支体力的症状。

在寒与热的辩证中,可以解决大多数的外因致病(涵盖着凉受热及饮食不当)。

虚热:因为身体的机制出现了问题而发热,大多讲的是“器官或系统自身营维失调”导致机能病态亢进而透支体力。这里的虚,指的是“不受直接的外部影响”或虚弱(亢进逻辑参照煤气罐钢材遭受侵蚀而导致的爆炸,也就是“阴不统阳)”,而非空虚。

实热:因为外部影响,如感染、中暑、补药吃多了等导致的发热。而表征上,也的确

虚实辩证,是最难的部分。这部分,笔者也只能在概念上大致辨析,有待专业大佬补充。

从上面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医的人体模型,是①先建立起“阴阳”总体模型,确立标准②在阴阳辩证的基础上,对应人体找病变的位置及病症③结合外部环境的可能致病因与阴阳模型,找寻人体的发病机理。④结合医疗实际,给复杂的热证打补丁,对于虚热实热用药的艰难区分以避免“庸医杀人事件”。

从上面的简要模型中我们可以得出一个事实:中医真的是科学,只是她的逻辑复杂精深、对不掌握辩证法的人士极度不友好而已。

而西医的逻辑模型,是远远不如中医的。其逻辑模型如下:

对比起中医来,西医的理论模型简直是粗陋到令人发指。而我们观察西医的三大法宝:①致病微生物的发现及防治机制;②手术技术的革新;③细胞学。

这三样,都是科学界的发明与发现的实际应用,而非西医医学理论之专美。换言之,到现在为止,西医还只是“经验学科”,所依仗的不外乎数理工具的客观性与科学性。但,这是相对于医学而言的“科学工具”的功劳,而非西医自身理论的功绩。西医在“体液学说”被证伪后,在学说体系建设方面是完全的空白。别看西医的学科设置繁冗复杂,可在逻辑层面,充其量都只是滥觞于“黑箱子FEED-BACK机制”的极大扩展,用现实类比就是“木棍儿捅蛤蟆,一戳一蹦?”。

而在理论建设上的巨大差异,也是西医这些年来想要弄死中医的原因所在。当西医独占市场之后,可以在合适的历史时机来一招“否定之否定”,为“错杀”做“沉痛的自我检讨”(反正对手已经被杀了,这种作秀也不要钱还能刷道德值),最后达到独占医学体系解释权的目的。

这个邪恶的计划,已经开始实施了。前文所说中,北洋军阀时期开始,洋人就开始让北洋军阀禁止中医使用西医的医学方法(实质是近代科学方法),以组织中医在细微处补足自身理论。这个陷阱,到了今天还有很多中医从业者未能识破,而抗拒使用科学方法来为自身查遗补缺。

而如果到了今天,还是抱残守缺,只是完全按照古籍来治病,那就是蠢透顶了。中医的逻辑模型加现代科学的探索手段来做细节补充,理所当然是未来医学的发展方向。

其余的一些概念,也就不一一拆解了。这么累的活,不能累我一个傻小子,还是大家一起来的好,还能相互查补缺漏呢。

3.切脉的科学模型的建立

望、闻、问、切都是通过实际接触来获得医疗数据的重要手段,是进行八纲辨证的前提条件。

望、闻、问比较容易理解,结合上面的逻辑模型大家很容易就能清楚具体针对的是哪些数据获取,而且与西医的一些说法也相通,比较有争议的就是切脉。对这一重要医疗手段的否定,也是中医黑们的重要手段。而切脉的科学模型一直没有建立起来,从而导致标准的缺失,不能纠正群魔乱舞的局面,也就成了中医拥趸们心中最大的痛。

切脉的科学模型,其实一直都有人在建立。山东还是哪的一个科研机构,就采用数十个老中医的切脉经验做了一个数据集成,用在教学研究当中。但是很遗憾,局限性太大了,在实际的使用中是不怎么准确的。在这套体系下培育出来的中医从业者,往往对于结果的认证自己都心虚,而只有当了导师入室弟子的才有点自信心。

但这种经验传承的知识,第一咱也不知道,第二咱也不敢问,第三咱也能通过逻辑梳理与对中医们的实际观察清楚其局限性。所以,干脆笔者自己来尝试着定义一个得了。

经过一番思索与复杂的计算之后,暂定义切脉的逻辑模型如下:

仔细思考人体的运行机制,这个逻辑模型还有这样几个客观前提:

1身体中每个部位的血流回归速度是不一样的,应当是有一定规律的,否则就一定会出现系统性紊乱,心脏也受不了。

2身体中每个部位的消耗量也是不一样的,包含消耗的氧气量不一样和营养成分的差别,从这些不同部位回流的静脉血也就是不一致的。

3当身体脱离健康状态的时候,也会通过脏器静脉血回流与动脉血接受的变化,表现在整体的血液循环系统中。

?

轻松得出结论:这个机制跟身体的健康态高度相关,病变器官、病变组织必然给血液循环带来明显的变动。

那么,只要经过长久的数据分析,确定血液循环中的哪些表征是处于健康区间的,哪些表征是脱离了健康区间的。再分析病症与这些表征的关系,对照结合,也就建立起来了一套科学的验证体系。而这个逻辑,也是现代医学中通过心跳的变化来检测身体健康状况的科学逻辑。

而在古代,先辈们所能用的一切手段,也就是在主要血管比较浅的部位用手摸,而这就是切脉在上述逻辑中的唯一凭据。脱离了这个逻辑的,就都是巫术了。现在对于这些血脉的数据整理,估计也是没有的,笔者所接触到的资料中还是那些陈旧的“在什么时辰什么脏器活跃”的说法。

不好好利用当下的科学技术对中医的逻辑进行数据更新,是不对的。而现在制约中医发展的条件,除了对核心逻辑重新认识以及鼓起勇气拥抱新技术外,还有就是适格的数理工具。

那么,接下来,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敬请期待下篇:

中医现代化的数理表达

相关文章推荐: